被逼疯的格瑞<八>

“喂格瑞,你手机有卡吗?”嘉德罗斯一边收着铺天盖地的作业,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问着。格瑞当时正在思考人生,刚发觉嘉德罗斯同学开口说话了人嘉德罗斯话就说完了。格瑞觉得不回答不太好,毕竟这倒霉同桌少说也要半个月才能因为考试排座位被调走,关系总得搞好,万一哪天生气了就打架了。而且不分轻重地打。可格瑞实在是没弄明白他问的什么,只好无奈开口:“什么?”

 

 

嘉德罗斯这个问法,实在是莫名其妙。明明是要手机号码却问有没有手机卡?这是因为嘉德罗斯觉得如果格瑞手机没有卡也就没有手机号了,那样一来要手机号实在是尴尬。嘉德罗斯实在是,多虑了。但是人嘉九岁这个想法也是有理由的。为什么?咱格瑞除了他发小金,还有谁要联系?秋吗?那不是有金的手机好用吗。所以!格瑞为什么需要手机卡!!!这好像,很有道理。

 

 

“手机号多少。”嘉德罗斯一听格瑞这个回应,瞬间不淡定了。之前的那些“他可能没有手机卡”“被拒绝”的心理建设全部崩塌了。他……居然没听我说话?但是毕竟嘉德罗斯很想要格瑞的手机号,暂时也就把心里的火气压下去了。

 

 

“xxxxxxxxxxx”格瑞上下嘴皮几次接触,报出了一连串数字。报完就拎着书包朝后门走去。要是普通人,一定会说“再报一遍呗”或者“你写下来吧”之类提议,但是要电话号码的可是嘉德罗斯,全宇宙最强男人的继承人!愣是把这一连串恨不得连在一起发音的数字记住了。

 

 

“xxxxxxxxxxx?”格瑞心里一惊,刚迈出后门的脚又收了回来。他居然记住了?!!!果然是个可怕的存在。但是格瑞只是停顿了这一下,就头也没回一下离开了教室。

 

 

嘉德罗斯从书包前面的小袋子里摸出了手机,将格瑞的手机号码保存了,并把联系人名字设置为“不是渣渣”。

 

 

嘉德罗斯调到高中部了,寝室自然也是要换的,但平时的学习紧张,所以这事就被挪到了这周周末。因此嘉德罗斯还是住在小学部的寝室。能考进凹凸学院的学生,哪个不是贵族王侯哪个不是温文尔雅行事半个大人?当然,嘉德罗斯除外。他能进凹凸学院全是因为他天资极高天赋异凛。晚上自然也就没人询问嘉德罗斯在高中部的事,都各干各的事。

 

 

嘉德罗斯抱着一堆白花花的讲义写了起来,写着写着就顿住了,咬着笔杆在脑子里搜刮答案。小学直接到高中,难度不是陡增,是航天飞船从地面到太空。嘉九岁纵然天资高,一天时间也是难以全部掌握当天课程的。

 

 

咬了一会儿笔杆,嘉九岁就不干了。他起身准备去冲个澡,然后睡觉。这鬼题目,不做了!

 

 

温水从嘉德罗斯的脸庞流到脚踝,嘉九岁觉得很舒服。于是他磨磨蹭蹭冲了十分钟直到做完作业的室友大有砸门而入之势才擦干穿好衣服出来。出来之后嘉九岁跟平时一样饿了,就一如平时一样打开手机在学校食堂定外卖。本着关爱学生身体,食堂里的宵夜一般就只有养胃小粥什么的。但有个叫鬼狐天冲的好心工作人员愿意帮学生到学校外面买着汉堡鸡翅之类人能吃的东西,价格也合理,赚的差价也不多。当然,嘉九岁是不会考虑价格什么的。

 

 

嘉德罗斯一解锁手机就想起来格瑞了,他决定先给格瑞发条消息。为什么不打电话,因为会打扰到格瑞的室友,得给格瑞的朋友留个好印象。嘉德罗斯在编辑框输了一大堆的字,左思右想,最后全删了只留下“晚安”两个字。

 

 

收到消息的格瑞正和数学交流甚欢,听到“叮咚”的信息提醒只得蹙眉。打开一看,竟是陌生号码发来的“晚安”二字。发错了吧。算了,回一下吧。格瑞复制了原内容,粘贴了一下发了过去。

 

 

 

 

未完待续…

 
评论(7)
热度(23)
© 春里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