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疯的格瑞<九>

嘉九岁晚上睡得很踏实,梦里还念叨着汉堡炸鸡可乐。

 

而事实上格瑞晚上并没有安,几乎是倒头就睡的困,可是到了凌晨四点多(注:这是我跟朋友聊了十分钟确定下来的时间,数据来源于朋友做作业做到一点多之后睡觉做噩梦惊醒之后发现时间是五点十几分。如您所见,没有科学依据)的时候竟然做了场梦。

 

梦里没有那些让人体重增至一百三十斤的食物,只有火光冲天,血流漂杵。格瑞梦做了一半猛然惊醒,之后躺了半小时却再也没有睡着。

 

这种只睡了三四个小时造成的结果有二,一是黑眼圈二是困。但是因为梦里那些景象,格瑞并没有感到多么困,只觉得全身的神经紧绷着。他做了个深呼吸穿好衣服迅速洗漱完拎起挂在椅子上的书包就离开了寝室。

 

格瑞并没有什么心情吃早饭,也没有感到饿。由于担心能量不够自己撑够这一上午,他进教室前一秒拐了个弯跑到已经没有多少人的食堂随便买了两个包子一杯热牛奶。虽然牛奶已经快冷得跟室温差不多了,但是菜单上确实写的是“热牛奶”。算了,反正也不是现在喝。

 

格瑞觉得把早点拿在手上走到教室去实在不妥,于是他把这两个塑料袋丢进了书包里,之后一脸冷淡地离开了食堂。格瑞一路上并没有注意到今天太阳不错,云很淡,桂花也慢慢开了。他一直盯着手表的秒针,偶尔看看脚下的路防止摔下来。

 

格瑞跑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三十了,并没有迟到,但是有人已经争分夺秒开始读书了。意外的是格瑞那一桌是空着的,嘉德罗斯看起来要迟到了。管他呢!

 

一直到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嘉九岁才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走进了教室。并没有说一声“报告”,自然是没有征得老师同意就大摇大摆走进了教室。还是跟昨天一样把书包摔在桌上摔得震天响,读书正出神的格瑞表示受到了惊吓。

 

但是人称“面瘫冰山男”的格瑞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甚至连嘴角都没有抽搐一下。人设没有崩,也不能崩。

 

嘉德罗斯懒洋洋地看了会儿书,并没有很当回事。事实上这种小天才,过目不忘,这些东西他早就记住了,再读他只觉得麻烦。无聊总得找点乐子,不然得无聊疯了的!

 

因此,嘉德罗斯坐不住了。他把笔拿在手上比划,又捏了捏,像是要折断它,但他终于放过了这只笔。他扯起书,胡乱翻了翻,并没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就又放了回去。

 

格瑞觉得很烦,但好在嘉德罗斯并没有发出太大声音,更况且现在教室里读书声音挺大。好得是个九岁的孩子啊,就勉强,原谅一下吧。格瑞克制着自己,继续读起书。

 

下课铃在漫长的十分钟后,柔和地响了。格瑞因为自己获得了解脱,但是他想多了。理想是烈斩,现实是矢量箭头,让人心酸。我是说,其实现实也不错(要是上天给我只嘉德罗斯我一定把他当祖宗养的)。没错,就是这样的。

 

“格瑞,你有吃的吗!!!”包子脸一脸的不满开口嚷嚷,格瑞下意识摸了摸书包没说话。“格瑞格瑞?”“格瑞!”……没个清净。

 

格瑞带着深深的无奈掏出了那两个可怜的包子递给他,渴望他消停下来。嘉九岁确实安静了一会儿,就那么一会儿。随后,世界又炸了。两个包子而已,嘉九岁并没有花多久就吃完了。周围的同学很震惊,目光聚在了嘉九岁身上,但是嘉九岁一个“再看你的眼珠子就没了”的眼神吓得众人又纷纷把目光移走。

 

格瑞活了十七年,第一次看见别人一分钟解决两个包子。他拿起完全冷了的牛奶抿了一口,压了压惊。

 

 

 

未完待续…

 

定下的目标并没有完成,倒是看了不少手书(?)。想把之前写的打印下来,却意外发现打印店老板回家过年了。惨兮兮……。果然还是更喜欢用笔涂涂改改。跟流水账一样,但是其实我只是想记录一下以前跟川狗的日常。没错,我就是一分钟吃了两个包子那个。本文主旨:川狗得把我当祖宗供着!!!!不打嘉瑞tag了,因为嘉嘉被我写得好弱气。其实我站他们互攻,但是能力有限写不出来……

 
评论
热度(7)
© 春里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