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先生的马和圣女小姐的柠檬

1.

安迷修自称是一个骑士,一个佩了两把剑的骑士。骑士有七技:游泳、投枪、击剑、骑术、狩猎、弈棋、诗歌。安迷修没有马,这足以证明他没有掌握骑术,不是一个真正的骑士。不过他虽然并没有马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骑士,但是因为他恪守骑士道除恶锄奸伸张正义,还是有不少人相信他确实个好骑士。

安莉洁是邻国圣女的唯一候选人。圣女嘛,万人敬仰的存在,见到圣女的人都要对她顶礼膜拜的。以神明为信仰,宗教作为唯一活下去的动力的少女,好多都觊觎着这个地位。

安莉洁却没觉得自己很幸运,也没心情感谢命运之神还有其他神明。她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拆了教堂毁了神明的宫殿,所以这辈子要被这个倒霉的圣女角色禁锢住。安莉洁空有看客心,无奈是个戏中人。人生如戏,安莉洁的戏份不少,难度很大。

这两个人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交集,甚至根本就不认识。
虽然他们不相信也不知道有什么月老,但是并不妨碍月老在他们手上牵上红线。
你看,他们连姓都是一样的,都姓安。

2.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安迷修他穿着做工精致的西装,头发梳得依旧像个狮子。他一如往日,在自己的花园折下一朵自己培植的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然后步行了七八公里路,在太阳升起了有三小时的时候到达了他所爱慕的贵妇人的府邸。

安迷修单膝跪在地上,左手执着玫瑰花背在身后,右手捧起贵妇人如葱般美丽的左手,低头行了个吻手礼,之后将左手拿着的红玫瑰递给这位优雅的贵妇人。这是第一百零一次了,贵妇人对这位不知道算不算是骑士的骑士 每日早晨必行的这套把戏早就不耐烦了。但是作为一个有修养的上流社会的已婚女士,她还是很有修养地表达了自己。

贵妇人接过了花,缓缓开了口“先生,您以后不必再这样了。而且,作为骑士应该掌握七技,可您只掌握了六技。虽然您的能力很强,可是您实在是只掌握了六技。”贵妇人顿了顿,她不知道最后一句话是否会伤了这位年轻骑士可怜的心,但是她还是说出来了,“您知道的,作为骑士,得有马。”

然后,贵妇人就跟她的女伴一起坐上马车去看戏了。留下安迷修一个人跪在原地。

原来,是要有马的?安迷修活了十九年,这一天成为了他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从此他走上了寻马的不归路。

3.

圣女什么的,每天都要学习这个学习那个,烦死个安莉洁。安莉洁每天都忙忙碌碌的,没个快乐的事,唯一的消遣就是吃柠檬。柠檬很酸,仅是泡茶喝就很酸了,更何况吃,但是安莉洁很喜欢。安莉洁每吃一个柠檬就会在心中暗骂一句,教会我吃柠檬!

但是教会不是很有钱,买不到很多柠檬。安莉洁每周都会偷偷溜出去,摘柠檬。这就是为什么教会每次出去采购只买一点点柠檬,而我们的柠檬妹每天都能吃到柠檬的原因。教会的长老其实是知道安莉洁每周都会偷偷跑出去的,但是他们从来不说。

原因很简单。教会穷啊,没钱买柠檬。圣女候选人就这么一个,还偏偏是个怪人诶,吃不到柠檬就不肯好好学圣女必备的礼仪。要是哪天真的因为吃不到柠檬出走了,这个教会还怎么唬住那些百姓?综上种种原因,教会长老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着安莉洁了。

4.

安迷修很灰心,但是作为一个除了不会骑马其他什么都精通的优秀骑士,他很快化悲痛为动力,奋起努力。他走遍了全国,参观过无数个养马场行过无数个村庄,马是见过了不少,可是就没有一匹马戳中他的心了。那只是马,不是属于他的坐骑。或者说,这个疯子要跟他未来的坐骑做朋友。安迷修很难过,开始消沉。但是,成为真正的骑士的梦想在前,他怎么可以被这小小的困难打倒?虽然这个困难也不是很小的哈。

5.

在某个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清晨,未来的也是最后的骑士突然醒来。他摸了摸身上薄薄的被子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嗯,感冒了吗?不,不仅感冒了而且发烧了。冬天盖夏天的被子可不是个好习惯。

这位年轻人显然是个适合当骑士的天才啊。他,居然想到,本国找不到马可以去隔壁那个国家找啊!对,没错,那个什么冰岛之国。这个名字一听就浑身冷,估计终年冰天雪地,究竟能不能找到马啊啊啊啊!虽然我是生活在另一个次元的人,但依旧替他着急着。

其实这种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柠檬能生长的地方,其实并没有多冷。马什么的,大家都是温带海洋气候,害怕没有莫?!勇敢出发吧,少年!去寻找你的真爱你的马。

6.

安迷修喝了几杯水短暂休息了一天,决定出发了。也许是对马的执念太深,安迷修先生一天之后竟然就退了烧。大概是医学界的奇迹了吧,其实我不知道不懂我瞎说的……。虽然因为感冒而带来的打喷嚏流鼻涕还没有消失,但是安迷修认为这不算什么问题,就这么草率出发了。有没有欧欧西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

7.

今天是周日,很多人来教堂做礼拜。安莉洁趁着人多又一次偷偷溜出去摘柠檬了,就如往常一样,因为拙劣的演技慢半拍的动作被教堂的人发现了,但也如往常一样没有被拦住。

安莉洁在泥土地上打了个滚,弄得浑身脏兮兮,本来白暂的皮肤粘上了点疑似淤泥的玩意。这样也好,衬得安莉洁更白了。如果说本来的安莉洁因为她那副冰冷的模样,很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强大气场令从心底就敬畏。那么现在的安莉洁就可爱多了,像个调皮又颇被大家偏爱的小姑娘。

但是吸柠需谨慎,她打人也是很疼的。要是不信我,你们可以问问后文的某位心酸人士。

8.

某骑士没有马,因为他正在寻找马,所以他没有代步工具,不得不拖着一具病躯走上了前往邻国的路。他走了三天三夜,在准备的干粮全部吃完了几乎就要昏倒了的时候,他终于迈过了两国交界线。这天是星期六。安迷修累得不行,没有力气办什么签证了。不过也不用办什么签证,拜托了这可是个连户口的概念都没有全世界人民都是黑户的时代。我绝不承认我是在凑字浪费你们时间!!!

安迷修,一个被神明保佑被月老当做重点业务的男人,很幸运被一个教会捡到。不,是收留。但是不必激动,不是安莉洁所在的地方。月老这个失误主要是为了让年轻人知道,幸福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喂喂欢卿你走错场了赶紧别再尬唱了!

9.

安迷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摸了摸干净的白被子看了看干净的白天花抬起手臂嗅了嗅干净的衣服。嗯?这哪我谁?我记得我是在找马的途中,我记得我是一个被赋予匡扶正义勇战邪恶的崇高使命的骑士,我还是最后一个骑士了!安迷修一想到这里就热血澎湃!

其实安迷修做了场梦,他梦到自己帮助了一位美丽又可爱的蓝发小姐,而且还跟那位小姐姐尬聊了很久。虽然安迷修在梦里心情愉悦,但是作为一个不小心偷窥到梦境的人,我觉得他的情商亟待提高啊!!!!!!

但是很可惜的是,安迷修做完梦后就继续了他的睡眠,并没有在五分钟之内醒来。于是他遗忘了这个足以让他快乐一生的梦,记忆只剩下自己曾经做了个梦了。(我一直很相信记不得梦是因为做完梦没有在五分钟之内醒来)

10.

安哥安哥出场了整整两个部分了!虽然也没有很多,但是安莉洁很久没有出来了!虽然也没有很久。。。安莉洁一直被关小黑屋是有原因的!安哥是星期三出发的,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都在人不停脚地赶路,星期六太阳刚升起时才终于到了冰岛之国,星期六又在某个不知名教堂睡得像个安迷修。而安莉洁小天使一直都在认tao真bi学礼仪,根本没空陪咱们玩。

我废话好多哦……、

11.

上一部分废话太多,这一部分就强行闭嘴!让我们把镜头留给正在努力寻找路的安骑士!

安迷修没有仔细观察被他压在身下的这张床,它是、一米二的单人床。很不幸的安哥,一个骨碌翻摔在地。索性安哥不胖,没制造出太大动静找到正在做礼拜的教徒。安迷修单肘撑地,坚强地爬了起来。安迷修选手不仅爬起来了,而且倔强地穿好了他的小红鞋!

安迷修匆匆向教堂的修女道了谢,然后就溜了。出了教堂的安迷修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太对!这儿连草都不长,铁定没马。要是去别的地方,他也不认识路啊!回国又不行,累都累了这么久了,怎么能在将要成功的时候放弃呢!其实安哥不知道他离成功还差得远了,起码差了十棵柠檬树!

安迷修心中默念一句“梅林!”,又一次走进了教堂。安迷修温柔地向询问起马的事,修女想了想说:“先生,艾斯镇有‘马’。”安哥一听就乐了,但是喜形于色这种事不是安哥的作风,他礼貌性微笑将欣喜若狂按进心底下去。“美丽的小姐,不知在下可否有幸得到小姐的指引前往艾斯镇?”

安迷修,你当是玩游戏呢还想美丽NPC带路?!这位美丽善良温柔的NPC、因为宗教信仰的约束残忍拒绝了一腔热情的安哥。

“抱歉先生,不过我们教会有免费的手绘地图送给过路旅人,希望可以给先生一点帮助。”修女一边说一边掏出18cm长的迷你地图递给安迷修。给完就离开了,留下安迷修自个儿研究这个迷你娇小不可爱的袖珍地图。

12.

安迷修顺着地图的指引,走了个把小时总算是在正午时到达了传说中有马的艾斯镇。

太阳像个炽热的火球,倔强地发着光,拼命寻找存在感生怕变成冰箱里的灯,被人说是浪得虚名。其实最恐怖的不是变成冰箱里的灯,是变成没恒星权的电灯泡。

艾斯镇空气湿润,芳草如茵。小山坡绵延起伏,远看就像是一幅幅精美的画卷,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应该,是个靠谱的地方。有马。

安迷修,十分乐观。并且,好运也终于眷顾了这位年轻人。

13.

一群纯种野马在一个看起来很近的远处草坪上低头啃草,全都是公马,看起来就靠谱的马!安迷修觉得自己压抑多年的儿童的热爱自然的天性终于完全解放了,他在草坪上欢快地打了个滚。与之前也打了个滚的安莉洁不一样的是,安迷修衬衫上的污渍少一点!不过没关系,衣服脏了能洗,这么好的阳光这么生机的草坪错过了就再也遇不到了!

安迷修爬起来之后向着那群野马看了看,嗯嗯嗯?马呢!!!很难过,马啃完草跑了。不过跑得速度看起来也不是很快。

安迷修以10m/s每秒的速度开始狂奔,这速度几乎是人类极限了。安迷修没觉得自己要跑晕过去甚至没觉得累,他只知道身后的山坡在疯狂后退,风呼呼刮过没抹发胶的头发,头发全乱了,马……马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不,还有一只队伍后面慢慢悠悠的马,似乎有机会追得上。那只马!停下了!是只小马,又开始啃草坪了。

14.

安迷修一跃而上,从离马三四米的地方跳到了马背上。这一刻,绝对得记入骑士史!某年轻人为取得骑士资格,一跃而上获良马一匹!多么了不起的年轻人啊,就像是那颗几十亿年来一直照在这颗星球上的太阳,让人由衷敬佩敬仰!

15.

神明爱捉弄世人,尤其是那种自强不息的人。

安迷修第一次骑上马有些激动,马第一次被骑也很激动,虽然更多的是愤怒。马不受安迷修控制,径直快速跑了起来。一代女中豪杰花木兰曾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而安迷修现在除了身下的一匹马什么也没有。本着马道主义,他抱着马的头稳住自己。接着马嘶鸣起来,然后控制不住自己,越过了一个跨度不过的山涧。其实说山涧不准确,不是准确,是它个山坡哪儿来的山涧?据说这是鞍部,那就是鞍部吧。马在山坡顶上,腿忍不住发软。作为一匹疯狂的逃亡之马,它冲了下去。之后?之后被半山上的石头绊了一下,重重摔下山。

这一摔,就摔到了安莉洁身上。

16.

索性安莉洁反应快,一个灵巧的翻滚就躲了过去。可惜手上摘的一袋柠檬了,没抓稳全部飞了出去。若是飞到别处去,安莉洁起个身拍拍身上的灰溜过去拾起来就能带走,然后离开回到那个恼人的教堂继续她枯燥无味连白开水都都不如的生活了。

可是!那袋柠檬不偏不倚,被压在了安迷修身下,瞬间被压成了柠檬汁。安迷修本来就不干净的衣服上满是柠檬渍,一身的狼狈。

马摔下来之后,胆子似乎变大了,哒哒哒就跑远了。窜得比风快,估计可以破马奔跑速度的吉尼斯纪录了。

“喂!你,起开!”安莉洁看着肯定被被压坏了看现在看不见的柠檬苦恼地揪了揪头发(可能这种看就是心灵感知了吧),最后鼓足了勇气冲着这个不速之客嚷了一句。

安莉洁这句话一下子将摔懵逼了的准骑士拉回现实,他迅速爬起来,整了整怎么弄也不可能再一次整洁了的衣服,然后冲安莉洁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

17.

安莉洁看着他行完了骑士礼,又看向马离开的方向,猜出个七八分,可惜是猜错了。

“骑士,你的马?”

安迷修点头如捣蒜,又分外觉得不好意思。在这样美丽的小姐丢了场大脸,换谁都会觉得尴尬。

“在下,咳咳。这马性子烈。”

安莉洁想说,连鞭子都没有,你骑的什么马。你这马长得不像给人骑的,啥都没有,不是强抢的野马吧。但是安莉洁觉得这话尴尬,没有说出口。

18.

安莉洁并不想知道这位莫名其妙的骑士的马究竟怎样了,她拾起安迷修脚边的那袋柠檬。拉开袋子仔细查看,希望能找到一只完好的,可惜没有,全被压坏了。

柠檬被压坏了,倒不是因为安迷修胖,是因为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重力势能什么玩意的太恐怖了。

当然安莉洁才不管什么重力势能,我的柠檬被你弄坏了你得赔吧!天经地义的事!

19.

“这位美丽的小姐,需要在下的帮助吗?”安迷修心中有点虚,惨惨说出这样一句话,其实他想道歉的,但是话脱口变成这个不明不白的玩意。帮……帮什么的。

“柠檬。重新摘一袋。”安莉洁并没有生气,至少从外表上来看是这样的。

安迷修长舒一口气,撸起袖子就往旁边一颗柠檬树上爬。他摘了满满两手的柠檬从树上跳下来。

“小心!”地上的安莉洁一脸平静地喊道。不知道是不是担心,总之是有关心的话出口。

安迷修从那么高的山坡上被马弄下来都毫发无损,甚至头发都没有乱依旧是那个乱糟糟的鬼样子并没有变整洁。这区区不到3米高的柠檬树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安哥有个魔咒,那就是帅不过三秒,无论怎么样都帅不过三秒。今天,这个魔咒又来了。

20.

安迷修本来是帅气的一跃,但是两秒之后,他手上的柠檬没有抓稳,散落了一地。安迷修尬笑了一声,扶着额头歉意地偷瞄着安莉洁。

此时安莉洁刚才站着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虚线描着安莉洁的轮廓,安迷修四顾寻找安莉洁时,发现安莉洁已经在捡柠檬了。于是一米七九的安哥也加入了捡柠檬的活动中,因为弯下腰并不是很容易,安迷修只能蹲在地上捡,并蹲着挪动。

 

待续…

 
评论(2)
热度(16)
© 春里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