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24h

安迷修失明了,24h。


拉起的窗帘遮住了太阳升起前的黑暗,留下一个黑暗的房间。前后两者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区别,事实上还是有区别的。屋里有正睡着的雷狮和安迷修,外面只有北风那个呼呼地吹。

6:00a.m.床头的电子钟发着微弱的荧光。安迷修的生物钟准时叫醒了他,他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生物钟坏掉了?我坏掉了?这么黑,看起来像是午夜十二点?安哥习惯性抓起床头柜上的钟,准备看一眼时间。

让我们来一段激情的插叙吧!

安迷修是个强迫症,只要有他在的屋子,东西永远是放得井井有条,半点尘埃都不染。尤其是他现在住的这个房间,三年了,他跟雷狮同居三年了!!!!这个不是重点……对不起,我就是想说安迷修跟雷狮住一起三年了住在这儿挺长时间了。

这三年来,房间里的东西,位置从来没变过,一厘米的误差都没有。从来是,安迷修在哪儿拿的,待会儿放回去的时候它一定还是原位置,要是因为人工误差,安迷修绝对要校正校正再校正的!这样,挺麻烦的!

雷狮觉得他纯粹就是闲的没事给自己找麻烦,因此雷狮三年了,还是没有养成这个习惯,但是没关系,安迷修每次都会认真替他放回去。

雷狮也就懒得说什么了,既然不用我动手,有人整理房间就随他整理好了。至于安哥的各种叨叨叨跟四十岁大妈一个麻烦劲er,雷狮向来是安哥没说完就亲上去。亲到安迷修窒息,脸红得像在冷风里走了一遭,喘着气再也说不出话话为止。

以上,全是废话。

安哥记得他家的钟是电子的,有光。但是他看不见,漆黑一片。安迷修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还搁在了什么上面,那玩意还挺结实。安迷修大胆摸了摸,这时一个爆炸声音响起:“哦?才六点。安迷修你干嘛呢?”嗯,雷狮的声音。嗯???雷狮看得见钟。

本来,安迷修内心有闪过我是不是看不见了这一疑惑,现在看来,这是真的,自己真的看不见了。

为什么看不见了?昨天是星期六,安哥被雷狮拉着打了一下午的游戏,期间还被嘲讽技术差。莫非辣鸡游戏害人,自己玩瞎了?那也不对,雷狮怎么好好的,按理说自己跟雷狮的身体素质一样好的啊。那就是晚上洗澡,洗发水溅眼睛里了,也不对不对!昨天睡觉前还看得见。

……

一通胡乱猜测后,安迷修并没有得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索性放弃了。他摸着黑套上衣服就去洗漱了。

安哥的强迫症这时就显得很有用了,家里的一切他都熟悉。此时的安迷修气定神闲,一点儿也不窘迫。

如果安迷修是一个人生活的,失明对他来讲就一点儿也不碍事。但是家里有雷狮,还是活的,会动的,坐不住的。安迷修看不见他,只能听脚步声寻找。

雷狮的脚步声并不大,但也能听得见了。况且安迷修失明了,听觉更加敏锐。

雷狮在家里很少走动。他喜欢打游戏,能打一整个下午都不挪窝。有时候站起来走到阳台上去抽烟,但通常会被安迷修掐掉。

安迷修并不想让雷狮知道自己失明了,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世界拥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比如出了门有很多车,你不知道他们会去向何方;比如炒菜时会有油溅出,你不知道它们会溅到哪里去;比如吃饭时你不知道坐在你面前的人会夹起什么菜。

能确定的事情很少,安迷修一直在试图将这些事情无限变多。雷狮不一样,雷狮喜欢刺激,他甚至会任由事态失控,再力挽狂澜。他喜欢不确定,那样有趣。这个世界如了雷狮的愿,这对于现在的安迷修来讲,并不是件好事。

初次失去光,请多指教。


10:35a.m.

窝在沙发上的安迷修感觉现在该是去厨房的时间了,虽然并不确定具体时间是多少。昨天在超市顺手买了今天的菜,所以不需要再出门了,只需要拉开冰箱门就好。这样方便了很多,不必在马路上担心来往车辆。

安迷修炒了几个菜,火候之类就不能计较了,吃起来肯定是不如平时。安迷修炒肉丝的时候不小心溅了一滴油在地上,当安迷修将菜搬到桌上时,踩到了那滴油上。也许因为并没有造成太大损失,但安迷修还是滑了一下。

坐在餐桌上的雷狮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回想起安迷修早上的反常举动,联系起来一想,就明白了。雷狮并没有上前帮助安迷修,他想等,看看安迷修究竟能坚持多久。这很有趣。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在想什么,现在就算是雷狮制造一起轰炸案,他也只能握着双剑循着声音去讨伐他。

午饭吃得风平浪静,一切顺利。碗是雷狮洗的,安迷修继续窝在沙发里。冬天的阳光打在他脸上,暖乎乎的。安迷修睡着了,每天中午他都要午睡,一年四季不间断。

洗完碗的雷狮擦了擦,给安迷修拉了一条毯子。然后?他也钻进沙发,抱着安迷修一起睡着了。

 

 

 

未完…

 
评论(1)
热度(34)
© 春里路/Powered by LOFTER